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南子的博客

学并热爱着!写并快乐着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转北海南山文:闪光的老头  

2009-07-31 08:35:52|  分类: 好友评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闪光的老头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——读淮玉民《落雪》诗集有感

“闪光的老头”是我的诗友淮玉民在他的诗中对自己的自喻或调侃,这是我读完《落雪》后才体味到的。起初听到有朋友这样称呼他,还以为是他的绰号,因此也未作更深的探究。毕竟淮玉民先生有着丰富的人生经历,在党、政、军都曾任过要职,加之我也有过十数载的军旅生活,我总习惯称他老首长或老领导,以避不恭之嫌。然而,与他相处久了,特别是读了《落雪》后,感觉他或为人、或为事、或为文,确有许多闪光之处。

可以说我是第一时间拿到《落雪》为数不多的几个人之一,当我接过老领导亲自为我提名的《落雪》时,闻着尚未散尽的淡淡墨香,我便被它精致的装帧,古朴、素雅的封面设计所吸引,一连几天手不离卷,读完后掩倦深思,让从没有写过诗评的我,颇生出几多感慨来。因为我还仅是一个诗歌爱好者,还在不断的学习或践行一些诗歌理论中。但我确信我已经喜欢他的诗歌了,喜欢他诗歌的信守和清醒,喜欢他诗歌的执著和坦诚。一如生活中的他和善可亲、坦荡真诚、爱憎分明。

有人说要熟知一位诗人,就要全面了解他的诗歌作品,我很惭愧,谁要我完整的说出一首他的诗歌对我都是一件难事,因为我不喜欢去背诵任何诗人的作品,包括我自己的。我总认为诗歌是不需要熟记的,而是要渗透的领悟其内涵。那就是我们必然会记住其中最震撼心灵的句子或段落,一首好诗的诞生往往正是这样一句或一段而醒目世人,我不知道有没有人会指出我这是一种偏见,但作为读者我需要它,而我正是被从他的诗中流露出的淡定自如、爱憎分明所惊目震魂:“我的诗是游历峻山河川、饱览月水风松、触动心灵感慨凝结之物;是人生历经风雨沧桑追忆的景象;是苦涩后的回味、成就后的会心、磨难后的缓释、坦顺后的放松、苍老后的顽童。”

俗话说的好:文如其人。纵观《落雪》篇篇诗歌,犹如生活中的作者本人具有鲜明的个性特征。“天南海北吟”收录了作者今年来,游历祖国山川所到之处的激情澎湃,其语言鲜明自然洒脱,情感的日常化一下子就吸引我跟随作者去领略、去畅想。“时空回眸忆” 使我惊诧于作者对自身经历用诗的形式准确的表达,很平常坦白的语言,洋溢着诗人喃喃自语的回味, 并将诗人过去的一个个鲜活的形象建立起来,并通过这些个形象让我们认识作者的过去或曾经的拥有。“人生哲思录”使我们明显的感知到这正是诗人对人生使命的思考,其实这也正是诗人的诗歌的优势所在,他并没有拒绝直接的语言符号,而是充分利用了一些沉默的、令人不得不思考的现实的场景,在反思、在自我的场中返回生命本身。“别怕岁到天命/那是秋的收成/只要在不惑期结好了果实/一切将变的从容”,如此从容淡定,与其说是一个神圣的宣言,不如说是存留的一支赞歌!一种疼痛点燃心智,我们不能否认,淮玉民的诗歌不同于现今的先锋诗人,他的诗歌更注重对现实生活的深入揭示,诗境澄明,诗意谦卑而不失锋芒,睿智的语言含有深刻的理性,常有惊人处打动我心:“让真诚变成花朵/让蛋糕变成风火轮/再握一支刀枪般的笔/然后,绣一面七彩战旗/插到黄羊山顶/上书着/我是闪光的老头”。“试水写新集” 是诗人对诗歌不断探索、不断努力的新作,让我们读到了真诚与幸福的陶醉,对生活对人生理想的爱怜。诗人并没有就此驻足而是继续的思考和注目下去“如果我有梦/就在村旁田间修筑羊肠小道/不要那高速风驰电掣/现在/我依恋晨曦里小路旁的露珠”,诗人的生命在扬升、在追求、在向往,一个“梦”的形象的出现交代了因缘,外在事物的影响显而易见,在生活中一切并不是一帆风顺的,我们时刻面临着一些阻力和干扰,但诗人并不惧怕和甘于宁静,他在内心里紧紧的拥住信念,并坚信终将与伟大同行。

读完这样一本诗集我的心是震撼的,余波久久,她让我感受到从未有过的“缠绵”和“酣畅”,诗竟可以这样纵横语言,不只是完成思想的“简单”,更是完成语言的“异质”,这“异质”来源于语言的纯粹和未被玷污,象一股清凉的秋风让我们难以拒斥,直接的指涉到简朴,在生命的场中触及到灵魂,让我们随之深刻的感悟。诗集中的诗歌更多的是在呼唤,是一种人生经验的超越,是重新获得的缺失,不只是对生命的,也是诗性经验本质的见证:滑落已经是神圣者的宣告。这种滑落是一次到达,是对中国诗歌的一个呼唤,诗人不去顾及语言自身的限制,而是感官的接近是对“诗”的呼唤,他呼求的不是别的什么,是在场的“诗”,是神圣的启示,是看似“技术的完满”的诗的语言的奠基。这样的诗更易进入心灵,才是充满活力的,才是意味深长的,才是对折磨我们精神困境的倾听、恳求与激活。在学习品读之余,我从中足见诗人的聪慧睿智,诗歌的沉潜与宁静。当然我并不怀疑《落雪》正是诗人孤寂与宁静后的心血之音。对诗人我还不是完全的了解其所有诗歌作品,认识也未免存在浅陋地方,想到诗人德·沃尔科特的《又一次生活》,我愿意再次深入他的精神世界。

我喜欢《落雪》,也由此更加喜欢生活中“闪光的老头”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9)| 评论(1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