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南子的博客

学并热爱着!写并快乐着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(原创)捉鱼  

2008-06-26 11:36:38|  分类: 散文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 童年,我生活在大沙河边,那条河逢雨水勤的年头,沙河里便有了哗哗的流水,这水并不深,靠岸边的旋涡处,有齐腰深,而在宽阔的河面上水只不过能到腿肚子以上。在许多年头里这沙河是干的。但一旦有水,每逢八月十五前后,河里便有了长大的鲤鱼.鲫鱼.鲶鱼等在河里游戏。这时便常有人下河用撒网.拍子去捉鱼。

         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,正是“总路线.大跃进.人民公社”三面红旗万万岁的时候,共产风刮的很厉害。我五八年上小学时,几十个小男孩住三间大屋,一张通铺,拿饭票吃大食堂,星期天才能回家。那时吃鱼的机会极少。到了1960年遇到三年自然灾害,就变成了当时的顺口溜:老头见老头饿得像瘦猴,小孩见小孩饿得白瞪眼。吃鱼就更成了奢望。谈到捉鱼,村里的生产队更不让任何人下河捉鱼,理由是怕耽误生产劳动,更有甚者把捉鱼当成了不务正业的资本主义行为,虽可笑却是真的。这样,下河捉鱼就成了三更起夜半归的秘密行动了。

        我老爷爷不但是个能工巧匠,盖房.木工.杀猪宰羊样样全能,而且酷爱捉鱼。他自己编织鱼网,维修扣鱼的拍子,常领我鸡叫三更时便起床,邀三五个爱捉鱼的人,一同沿京广铁路北上,去大沙河里捉鱼。大人们把鱼网用布包着斜背在肩上,另一个包里,包了烙好的玉米面大饼和白萝卜腌制的咸菜,一路调侃着陈年旧话。我肩扛一个拍子,睡眼惺忪地混在大人们中间,因为我害怕黑糊糊的夜路,害怕大人们常讲的那些眼睛发绿的鬼怪。每到沙河后,不管河中有无鱼,便一网接一网地由西向东,顺流撒下去,我负责拍那浅滩上偶尔跑不动的鱼。中午吃完大饼,便又接着去撒网。有时一天下来,最多时可捉一洋面口袋,而后凯旋而归。当然也有不少时候是空手而回的。就这样,我跟老爷爷捉鱼的经历,年复一年,日复一日,在我十八岁之前去过多少次大沙河捉鱼,已记不清楚了。然而,那披星戴月的情景依然历历在目。那回家后择鱼的喜悦仍令人激动,那油煎小鱼香美可口的味道,觉得现在任何高级厨师都烹调不出那滋那味。在那些捉鱼的日子里,最令我难忘的一次是亲手捉了一条三斤重的大鲤鱼。

        那天,沙河两岸的捕鱼高手都齐聚在南岸边的一处水较深的地方,很快被人发现了一条鱼窜入这片水域。于是,十多面网团团围住这片水面,四面一片撒网击水的声音,我赤手空拳,拼命地沿河边捕捉。突然,一个巨物从手旁闯过,我连按三把,便兴奋地喊到:我捉到了!老爷爷忙把网撒开罩住,我缓缓用右手食指插进其鳃部,顺势高高抓起,其高兴劲自不必说。众人都用羡慕的眼光看着我,那一刻我几乎成了众人眼里的大英雄。那次捉鱼,是我一生中从自然河流捉到的最大的一条鱼,至今提起来还为之激动。因为那是我一生中最光辉灿烂的捉鱼史。

        1977年,我当上了某炮兵团一连的指导员。连队年年被评为先进,并命名为“学习硬骨头六连先进集体”。1978年连队奉命进住沙城农场,执行军农生产任务,说白了就是种稻子。这是师首长挑的拔尖连队,也是能为团里争光添彩有战斗力的连队。我们没负众望,在全师插秧比赛中连续三次获第一。立功受奖自不必说。然而,最是我难忘的是农场的那次捉鱼。头天大雨过后,渠水上涨,稻田块块水满四溢。从官厅水库里冲出里不少草鱼.鲶鱼.鲤鱼。安排完稻田里的活,我便带上司务长.通信员.炊事员下渠捉鱼,改善连队生活。当时的伙食费每人才六毛钱,能捉些鱼虾让战士们解解馋岂不是好事?

         官厅水库的鱼儿们成群结队,逆水而来,顺洋河,进大渠,涌小渠.,钻稻田,十分活跃。见此情景,几个人连忙脱鞋下渠捉鱼,不一会儿就捉满了水桶。这时大家兴头正浓,可捉到的鱼却没了放处。我连忙命令俩战士脱掉裤子,用绳子拴牢裤褪,用作临时放鱼的器物。我们捉鱼的方式也灵活机动,在大渠里用手在渠边摸,在小渠里干脆就坐在渠中,两人相对向前移动,似是双向“肉体围网”,鱼跑到两腿中间时,便轻而易举地将鱼捉起,实在是有趣的很。三小时过后,两条军裤被装满了鱼。收兵回营后,始觉此举不妥,师农场有明确要求,不准下河捉鱼,怕影响生产。但事已至此,先斩后奏,挑了捉来的个头大的三条大鲤鱼三条大鲶鱼,硬着头皮去作检讨,我说:“首长,今天我违规了,水渠里来了不少鱼,我带了几个兵捉了三锅鱼,给战士们改善伙食。”说着我便命炊事班长把个个都在三斤多重的大鱼呈上。首长一下子乐了,忙说:“你这个指导员,这么大的鱼不去逮还等啥!好!我们也沾光了。”我一看事情平息,便顺势邀师首长机关的同志们:晚饭到我们连去吃鱼宴,一锅鲤鱼,一锅鲶鱼,还有最近晒好的两麻袋河虾,用尖椒炒了,大盘盛上,保证管够!这是我参军后唯一的幸遇,和连队的官兵们如此“猖狂”地吃鱼,历史上尚属首次,一直到后来,再没有淋漓尽致地捉鱼吃鱼。那鱼是香甜的,那情是纯真的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9)| 评论(3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